logo

与鸟巢的匆匆一面

Published on

今赴一场蓄谋已久的生日宴会,开场一个半小时后先行撤退且不辞而别,在此先把责任全部归咎于我自己,母上也对我的行为直呼无趣,倒也不是自讨没趣,只是封校许久难得有机会出来,想要自行去溜达一圈。

我在乘车前往目的地的路上,看到鸟巢灯火通明的一瞬间,突然感到与繁景告别已久(一个多月),仿佛自己离开了这个城市。恍然间审视起来自己这一个月真的是在有意义的活着吗?貌似是陷在编译里面虚度时间。忽然想起那句:北航人是没有生活的(链接),直呼赞同。故在按部就班完成生日的惊喜后按耐不住,感觉在座的各位都有自己在这一场聚会中想要做的事情,我不甚相融其中,只想奔赴鸟巢,而且还有点饿,想吃点告别已久的,学校外边的食物,遂离开。

奔赴鸟巢并不顺利,沿湖东路莫名被封,我四处绕路,路上遇见几位也是如此,最后还是从东侧大道进入,赶在闭园的前几分钟,好心的保安提示我赶紧进去,进去后反倒不如在湖边拍下的风景好,中轴线的人也不多,只有几个年轻人还在滑滑板,却也算完成了今日的心愿。

见到倒计时板只剩下 76 天,想到第一次来这个地方,已相隔七百来天,不甚感慨,在 BUAA 的这两年,在北京的这两年。

离开之际,地铁口附近有一些劲爆的音乐和放纵的,各个年龄段的朝阳群众正在狂欢。待了一会儿,离开了,也没吃到饭。(回 BUAA 吃了难吃的烤冷面和土豆)